美股上市公司

大空头来了!特斯拉再遭做空被指'毫无价值'

发布时间:2018-03-18 08:13:27 金融界链接:http://usstock.jrj.com.cn/2018/03/18081324256322.shtml

  摘要: 近日,因做空安然公司而一战成名的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表示特斯拉的股票“毫无价值”。而吉姆•查诺斯早在去年5月就首次披露了在特斯拉的空头头寸。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吉姆•查诺斯今年再次做空特斯拉?

  近日,因做空安然公司而一战成名的大空头吉姆•查诺斯(Jim Chanos)表示特斯拉的股票“毫无价值”。而吉姆•查诺斯早在去年5月就首次披露了在特斯拉的空头头寸。那么问题来了,为何吉姆•查诺斯今年再次做空特斯拉?

  这里我们不妨先看看当初查诺斯做空特斯拉的诸多理由,包括例如负现金流、百年车企和创业公司夹击下,2020-2021年或破产、政府新能源车信贷补贴接近上限、专利保护的问题、创始人“主业”太多、量产的执行风险、投资者信心脆弱等。时至今日,上述做空特斯拉的部分论据似乎正在兑现。

  例如在负现金流方面,据彭博社一项数据显示,在过去的12个月里,特斯拉平均每分钟即“烧掉了8000美元,换算一下,即每小时烧钱48万美元。按照这一速度,特斯拉将于今年的8月6日耗尽目前的现金储备。对此,特斯拉表示,其有足够的资金在明年3月前完成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为此,特斯拉在去年11月1日写给股东的公开信中称,在这一日期后,公司预计将从运营活动中获得“大量现金流”。

  这无疑又和量产有着紧密的联系,即如业内所言,如果特斯拉能够证明它可以实现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目标,那么该公司会在第三季度筹集更多资金(否则将非常困难)。因为每周5000辆的产量相当于一年25万辆,已经是普通汽车工厂的量产水平(业内认可的基本标准和能力)。

  但事实是,Model 3上述的量产目标一直未能实现且一拖再拖。业内知道,作为特斯拉最便宜的入门级轿车,起售价为3.5万美元的Model 3自2016年3月底发布至今全球范围内已收获超过50万辆的订单。去年7月,特斯拉Model 3正式开始生产,首批30辆于去年7月28日交付,但此后,这款车型的产量一直不理想,以去年三季度为例,该品牌原本计划生产1500辆Model 3车型,但最终的实际交付量仅停留在了区区220辆。

  而随着去年第四季度的“悄然”翻篇,特斯拉依旧没能给出令人欣喜的答复。而根据特斯拉近日公布的数据显示,Model 3在去年四季度仅生产了2425辆,交付给消费者的则只有1550辆,远低于特斯拉计划的周产5000辆左右的目标。为此,马斯克已两度推迟了每周生产5000辆Model 3的时间表,计划直至今年二季度末完成目标。

  我们在此补充的是,除了上述的量产执行风险中的产能外,其全线车系(高低端)均曝出质量缺陷或问题也应算作量产执行中风险的体现。

  据特斯拉公司现有和前员工称,特斯拉Model S轿车和Model X SUV这些豪华电动汽车在离厂前往往需要维修,即在组装完毕后接受质量检查的Model S和Model X中,逾90%往往会被检查出缺陷,特斯拉员工引用的这一数据来自去年10月份的特斯拉内部追踪系统。尽管特斯拉对此予以了否认,不过《消费者报告》和市场研究公司J.D.Power也指出了特斯拉汽车的质量缺陷,包括门把手缺陷、车身板件缝隙等。

  与此同时,特斯拉车主也在网络论坛中抱怨,汽车会发出烦人的咯吱声,软件存在漏洞,密封不好导致雨水渗入了汽车内。另外一名特斯拉前检查员称,特斯拉汽车在生产后存在的缺陷包括“门无法关闭、材料修剪、零部件缺失、渗水等。我们想说的是,自2012年以来特斯拉就一直在生产Model S,而至今还会发生渗水这种低级的错误确实让业内不得不担心特斯拉汽车,尤其是低价Model3的质量问题,因为Model3面向的主流消费者对于汽车潜在瑕疵的容忍度与豪华车车主相比并不高。

  不幸的是,近日,据特斯拉工程师估计,在加州费利蒙市特斯拉工厂内生产的汽车有40%存在缺陷,需要重修。而正是因为大比例的重修工作导致了Model 3型号电动汽车的交付延迟。另一名该工厂员工表示,特斯拉生产的汽车良品率如此不足,从而无法达到预期产量目标。

  对此,MAG Consulting创始人、著名制造业专家马特•格文(Matt Girvan)称即使是处于预定期内,如果一家汽车制造商开始向消费者售卖汽车产品,那么该生产商就不应该出现需要进行大规模重修工作的情况。如若出现只能表明存在内部质量问题,这对于大部分汽车制造商来说是不常见的。

  如果说上述是查诺斯做空特斯拉的负现金流和量产执行风险的论据正在兑现的话,近日业内运用著名的阿特曼Z-score模型对于特斯拉的分析则预示着查诺斯做空特斯拉的另外一个论据,即在百年车企和创业公司夹击下,特斯拉2020-2021年或破产的做空论据也呈现出兑现的趋势。

  提及阿特曼Z-score模型,它是由纽约大学斯教授爱德华•阿特曼(Edward Altman)在上世纪60年代末建立。阿特曼Z-score模型会考虑到多个变量,包括股价、营运资本、留存收益以及其他变量。根据这一模型,特斯拉的得分为1.26,创下自2014年以来所有季度的最低得分,而鉴于特斯拉属于私营制造企业,按照Z-score模型的标准,如果其得分大于等于2.90,则不可能破产;如果得分小于低于1.23,企业则很可能破产;如果得分在1.23-2.90之间,一年内破产的可能性是95%,两年内破产的可能性是70%。需要强调的是,研究表明该模型的预测准确率高达72%—80%。

  我们这里暂且不提及Z-score模型的股价、营运成本等数据(上文中已经有所涉及)。只是因为在查诺斯的做空理由中将破产与特斯拉和传统和创业公司的竞争放在了一起,所以我们在此仅提及彼此间技术和市场的竞争因素。

  众所周知,提及与传统车企和创业公司间的竞争,业内更多想到的就是自动驾驶。近日,咨询公司Navigant的一份新报告引起汽车界人士的广泛关注,这份报告列出具有代表性的19家无人驾驶汽车企业并对它们进行了排名。其中特斯拉排名垫底。

  对此,Navigant的解释是:自2015年末首次推出Autopilot,特斯拉的自动驾驶系统在产品应用上就已经停滞不前,甚至倒退。在推出第二版本之后的一年多里,自动驾驶仪仍然缺乏一些原始的功能,而且用户反馈系统存在大量不可预测行为。而针对2017年5月的TED演讲中,马斯克称正在建造Level 5级的自动驾驶系统。”也就是说,在2019年之前,只需软件更新就能完全自动驾驶。

  针对于此,Navigant给出结论称这是不现实的结论,原因在于特斯拉目前的系统缺乏完全自动驾驶功能所需的几个关键部件,如在恶劣天气中保持传感器清洁和不被遮挡的配置,以及大部分冗余系统。

  更关键的是,即便是特斯拉真的可以在2019年实现自动驾驶,其也不一定能够在任何的汽车技术军备竞赛中成为赢家。因为大多数的主流汽车公司都在大力投资发展同样的技术(如上Navigant的报告中传统车企占了绝大多数,还有领先自己的科技企业谷歌和Uner等就是明证),

  此外,有的公司可能也使用与特斯拉一样的零部件供应商,导致技术的无差别。需要说明的是,特斯拉于2014年将它所有的专利开源,等于完全放弃掉它本可以通过专有发明获得的竞争优势。

  最后就是所谓的投资者信心脆弱论据的兑现。反映到股价和持股上,自去年年初股价飙升推动市值追赶上通用汽车后,特斯拉股价已经停滞不前。据统计,自9个月前开始生产Model 3后,特斯拉的股价已经累计下跌了大约14%。而最新股东季度文件显示,在特斯拉前10大股东中,有三家已经在近期抛售了特斯拉股票。例如富达投资是仅次于马斯克的特斯拉第二大股东,持有近10%的特斯拉股份,仅在去年后三个季度就抛售了近1/3的持股。

  当然,除了上述之外,查诺斯还称特斯拉CEO马斯克将在2020年从该公司退位,专注于他的私人太空探索公司SpaceX,进而不仅让特斯拉的融资变得更加困难,对于特斯拉的发展也是严重的打击,并也将此作为做空特斯拉的论据。

  尽管该论据尚未兑现,但从今年马斯克对于SpaceX的异常关注和其对于辞去特斯拉CEO传闻的回应,即马斯克的“自己从未‘主动或被动地’为特斯拉寻找新CEO,但在某种程度上,他可能愿意任命一个人接替他,而他本人则将扮演一个不同的角色,更加侧重于产品开发和工程领域”的言论和随后特斯拉决定给予马斯克26亿美元的股票期权奖励希望马斯克留在特斯拉的举措似乎都从侧面证明了查诺斯做空论据的可靠性,也印证了特斯拉存在的另一种危机。

  事实上,自2017年4月,特斯拉前首席财务官Jason Wheeler离职起,便在该公司引发起了一次“雪崩式”高管离职潮。根据彭博社统计,截至目前,特斯拉已离职的高管还包括马斯克的表兄皮特-赖夫(Peter Rive),其离开了Solar City公司;原苹果的软件专家Chris Lattner,在加入特斯拉仅6个月后,即宣布离开特斯拉的自动驾驶软件研究部门,以及去年9月份,特斯拉业务发展副总裁Diarmuid O’Connell宣布从特斯拉离职。进入到今年,短短一周之内,两位财务高管的被曝离职无疑暴露出特斯拉可能正经历前所未有的“危机”。

  综上所述,我们认为,今年特斯拉再次引起大空头吉姆•查诺斯的关注是因为特斯拉的实际和潜在表现均在印证其做空特斯拉论据的可靠性和真实性,对此,马斯克是像去年一样面对做空者称他们就是想看特斯拉灭亡的“傻瓜”,还是以实际行动和业绩无声地回应做空者,也许后者才是硬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