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上市公司

梦舟股份追逐影视梦

发布时间:2017-11-24 16:52:00 中国经济网链接:http://finance.ce.cn/rolling/201711/24/t20171124_26990838.shtml

  本刊特约作者 李国强/文

  2017年8月,鑫科材料更名为梦舟股份(600255.SH),从证券简称的变化也能看出这家公司的经营方向似乎在发生变化——从硬汉风格变成了小清新。梦舟股份的主营业务包括线缆的生产和销售、废品回收和影视剧制作,跨度这么离奇,实属罕见。

  按照梦舟股份的财报介绍,在铜加工领域,非常有实力。公司铜加工综合加工能力超过20万吨/年,其中,铜板带材加工能力及销售规模为中国前十强。共拥有28条生产线,435台生产设备,其中进口生产设备81台,公司铜加工产品远销海外。

  这样一家行业领先的企业,不好好做主业,非要去做影视剧?原因要到公司的财务报告里去找。

  近年来,伴随着中国经济的持续增长,国内铜加工行业也得到高速成长。但是,行业整体水平不高,行业集中度低,竞争激烈局面短时间难以改变。

  为尽快摆脱低端产品束缚,公司高度重视产品结构调整和研发、升级工作,并以国家级企业技术中心为基础,瞄准行业尖端技术和领先工艺,着力开发高附加值、高科技含量产品,已形成一批行业领先、国内一流的关键技术和高新技术产品,逐步提升企业市场竞争力和盈利能力。

  从这段2015年年报的介绍可以看出两点,一是行业竞争异常激烈,公司正在努力提高产品附加值;二是公司虽然开发出了一部分关键技术的产品,但短时间内改变不了现状。因此,为了拓展公司的经营范围,去重组一家影视剧制作公司也就不那么难以理解了。

  2015年6月8日,公司发布公告称,西安梦舟影视文化传播有限责任公司(下称“西安梦舟”)成为本公司全资子公司。

  财务报表里的小秘密

  查看梦舟股份五年来的利润表,虽然年营收自2014年以来超过50亿元,但年净利润竟然只有几千万,毛利率只有5%左右,净利率不到1%!

  这和公司的盈利模式有关。铜基带材、线材采用“以销定购,以销定产”的运营模式,产品主要以“原材料成本+约定加工费”方法定价,其中,原材料价格随市场波动,加工费由企业和客户根据产品规格、工艺复杂性等因素协商确定。由此可见,在核算上采用了一种“代加工”的方式,毛利率和净利率比较低就是非常正常的现象了。如果剔除掉代加工模式的原材料成本的因素,参照特种电缆的营收水平,毛利率大概能在15%左右。虽然不够高,但是作为一家上市公司,维持正常的盈利水平是没问题的。

  如果只看净利润的话,最近五年的表现也算可以,除了2013年轻微亏损,正常年度的净利润都在几千万元上下,2016年,由于影视剧业务的影响(该板块当年营收5.5亿元,毛利42.67%),净利润达到了2.2亿元。

  梦舟股份2016年的资产负债率为30.97%,账面有8亿元的现金,收购西安梦舟后,经营步入正轨,看起来欣欣向荣的样子。由于影视剧业务毛利率高达50%左右,单纯看指标属于比较优秀的,更不像缺钱的。

  但是浏览一下公司近期发布的公告就会发现,公司好像很缺钱。

  公司2017年10月23日发布公告称,为子公司融资提供担保(5000万元),11月4日签订重大抵押借款合同(3亿元),11月10日将解除质押的股权继续质押,千方百计在融资。

  咦,账面的钱不够花?打开现金流量表,似乎感觉哪里不对。

  五年来,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多次为负数,而现金净增加额常年为负数。这样糟糕的现金流状况,不缺钱就怪了。

  再对比看看资产负债表相关内容,虽然有8亿元现金在手,但是其中3.4亿元是无法动用的保证金。剩下的现金额度尚不能覆盖5.6亿元的短期借款,应付账款连年骤增,实际短期偿债能力不佳,这或许也是梦舟股份急于融资的原因。

  那么,梦舟股份2016年赚的2.2亿元净利润都去哪儿了?

  先从现金流量表梳理,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1.3亿元,说明来料加工的经营方式保证了经营性现金流的稳定。

  但是经营现金净额和经营利润还是存在不少差额的,说明相当一部分销售收入并未在当年收到现金,而是赊销性质的收入,是应收账款。

  再对照资产负债表看应收账款,发现2016年较2015年增加了2.5亿元,对此,梦舟股份在年报中解释:主要系本年子公司西安梦舟应收款项增加较多所致。因此可以得出结论,西安梦舟的收入并没有带来现金流。

  在年报附注中,第一大客户的欠款为2.1亿元,占全部应收款的16%。查看历年财报,铜加工业务的客户基本是现款结算,单个客户并无如此大额的未结算款,这很有可能是西安梦舟的客户。

  业绩的新引擎,西安梦舟

  那么,西安梦舟是何方神圣?

  西安梦舟的主营业务为电视剧的投资、制作与发行业务。该公司成立于2010年,主要团队具有十五年从业经验,投资制作了《雪豹》、《黑狐》等知名电视剧作品。

  中国电视剧行业产业链的上游为包括编剧、导演和演员在内的主创人员和劳务、设备、服务供应商;中游为电视剧制作、发行机构;下游为包括电视台和新媒体在内的播出平台,以及包括专业发行商和音像出版商在内的版权经营机构。

  西安梦舟主要业务是电视剧制作与发行业务,处于上述产业链的中上游。

  根据梦舟股份披露的年报,2016年,西安梦舟完成了4个影视作品的销售,分别是50集的《勇者奇兵》、70集的《霍去病》、50集的《棋侠》(白浪红尘)和46集的《灰雁》。

  虽然无法得知这几部电视剧是如何卖到5.5亿元的,但是从西安梦舟近年的营收情况能看出一些端倪:2012年营收0.8亿元,净利润2660万元;2013年营收1.1亿元,净利润4067万元;2014年亏损,2015年被鑫科材料收购后营收迅速飙升到3.9亿元,2016年更是达到创纪录的5.5亿元。

  根据收购时西安梦舟股东方的业绩承诺,西安梦舟2014年度至2016年度可实现的净利润分别为1亿元、1.4亿元和1.94亿元。因此,鑫科材料高价收购,产生了6.3亿元的商誉。

  与此对应的,2017年4月,梦舟股份发布公告称:西安梦舟2016年度经审计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净利润为1.95亿元,超过2016年度的承诺业绩1.94亿元。精准地完成了西安梦舟原股东对2016年度所作的业绩承诺。

  停不下的并购,止不住的商誉

  2016年年底,梦舟股份试图收购天马影视29.9%的股权,由于未能完成此次收购交割的全部先决条件,以失败告终。但这家铜加工企业在走向影视制作的道路上坚定不移,2017年初继续斥资8.7亿元收购梦幻工厂70%的股权,而此时梦幻工厂的总资产只有1.3亿元。

  梦幻工厂目前主要从事影视作品的投资、制作、发行及衍生产品的开发,在动画投资、制作、发行及衍生产品开发环节形成了特色。这家公司2015年的营收只有1100万元,亏损1900万元;2016年扭亏为盈,营收9000万元,净利润为3700万元。

  根据收购协议,梦幻工厂原股东承诺2017年、2018年、2019年分别实现的净利润将不低于1亿元、1.3亿元、1.69亿元。如果上述承诺盈利目标未能实现,原股东向梦舟股份进行现金补偿,具体应以双方签署补偿协议约定为准。

  并购西安梦舟产生了高额的商誉,根据会计准则的要求,商誉应该在每年底进行减值测试,并根据测试结果决定是否计提减值准备,而在2016年的年报中,高达6.3亿元的商誉没有计提减值准备。2017年完成对梦幻工厂的并购后,梦舟股份账面的商誉达到14.6亿元,占总资产的25%!

  根据西安梦舟的经营预测(参照并购时的评估报告,2017年约能实现1.7亿元净利润)和梦幻工厂的业绩承诺,以及铜加工业务的盈利水平,2017年,梦舟股份的净利润应该达到3亿元左右,但截至2017年第三季度季报,1-9月份影视业务带来的营收只有0.6亿元,由此产生的净利润还不到0.3亿元,尚不及预期的十分之一。虽然影视行业有年底确认收入的习惯,但当前的利润完成进度距离承诺的业绩也相去太远了。

  留在账面上的天量商誉,更是悬在净利润头上的达摩克利斯之剑,一旦进行减值测试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对梦舟股份的业绩影响是巨大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