港股上市公司

从红杉到腾讯:IPO收割大户转换背后发生了什么?

发布时间:2017-11-18 12:17:26 金融界链接:http://finance.jrj.com.cn/2017/11/18121723408163.shtml

  2017年,腾讯迎来IPO大丰收,2个月内收割4家企业的IPO。

  9月28日,互联网保险众安在线登陆香港联交所,拉开了腾讯今年的IPO丰收大幕。

  众安在线港交所上市敲钟仪式

  11月8日,腾讯旗下网络文学平台—阅文集团在香港上市。2014年,腾讯出资50亿元人民币收购盛大文学,组建了阅文集团;根据阅文集团55港元的发行价计,阅文集团IPO时的股值达498.52亿港元,其中约一半市值归属腾讯。

  而苦等14年的搜狗也在美国当地时间11月9日登陆纽交所。2013年,腾讯向搜狗注资4.48亿美元,并将旗下的腾讯搜搜业务以及其他相关资产并入搜狗。IPO前,腾讯已成为搜狗第一大股东,持股比例达43.7%的股份;根据搜狗发行价测算,该部分股权价值约26.22亿美元,相比2013年腾讯向搜狗投资的4.48亿美元,腾讯获利约达22亿美元,折合人民币约144亿元。

  11月16日,易鑫集团在港交所挂牌上市。这也是自今年9月份以来,腾讯投资的第4家IPO的企业。

  据媒体统计,众安、阅文、搜狗和易鑫4家公司IPO至少为腾讯带来441亿元回报,这个数据远超腾讯去年的净利润。

  另外,腾讯旗下的音乐娱乐集团也将在今年或明年IPO。

  历史总是惊人地相似。上一次典型的IPO大丰收发生在2010年,当时的收割大户是红杉资本中国基金。当年,红杉中国投资的7家中国企业完成赴美IPO,那也是红杉入华后收割IPO最多的一年。

  对于VC来说,今年的亮点在互金行业,趣店、拍拍贷、融360等互金公司纷纷赴美IPO,拍拍贷、融360背后,均站着红杉和光速两大VC机构。不过,相比较而言,腾讯今年在IPO方面分外耀眼。

  那么,从2010年的红杉到今年的腾讯,IPO收割大户转换背后,互联网界的创业投资发生了哪些变化?财大气粗、有产业优势的BATJ投资业务风生水起,这是否会给VC/PE机构带来挑战,两种势力能否好好相处?

  就这些问题,全天候科技访谈了光速中国管理合伙人韩彦、启明创投合伙人黄佩华、戈壁创投合伙人徐晨、云锋金融集团副董事翁放等多位VC界人士,一起来看看他们怎么看的。

  全天候科技:今年是腾讯投资的丰收年,收割了阅文,众安,易鑫,搜狗等一波IPO。上一个典型的收割IPO的机构是红杉,发生在2010年。为何今年爆发的是腾讯而不是VC?

  韩彦:我觉得主要还是周期的问题。无论是在中国上市还是美国上市,其实都有个周期。在过去的两三年里面,中概股在美国上市的不多,在国内诸如新三板等也特别火热,所以这可能也造成了去美国上市的公司相对较少的现象。今年则是这个周期的一个恢复点。2010年红杉的IPO收割主要以电商为主,今年上市的则主要以金融为主,刚好这个点一些互金公司的利润也出来了,但在国内资本市场上市还比较难,所以更容易去美国上市。

  当然,今年腾讯投资的相关企业纷纷上市。腾讯、阿里他们更多的是在利用自己的资源孵化出来一些公司,他们还不是纯粹以资本“投出来”的公司,他们跟独立的创业公司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说明BAT这类的大公司,它们的体内业务是相对成熟的,但是它必须去向体外拓展。这代表着一个趋势。比如在旅游领域有携程、在新闻领域有今日头条,未来不是BAT瓜分天下,而是会有更多的企业崛起。在细分领域做好自己的业务,并不断的向外辐射。

  翁放:今年这些IPO背后也都有VC的身影,只是没有腾讯那么显眼而已;其实也不只是腾讯,像趣店就属于阿里生态的。另外,今年科技股的上市其实与这两年行业向上、市场兴趣高涨有关,历史上每次集中上市都有类似的情况。

  徐晨:VC和大机构,也就是所谓战略投资者,或者二级市场投资者最大的区别在于前者投资的机遇存在于重新建立体系的机会,而后者的重点在于巩固现有体系。

  全天候科技:目前BAT甚至今日头条、美团、滴滴等小巨头都在以投资甚至收购的方式布局自身生态。有观点认为,现在VC在国内已经沦为二流投资者,BATJ才是真正的“金主爸爸”,对此你怎么看?这种趋势下,VC作为财务投资者,是不是较前些年更有压力和挑战?

  韩彦:凡事都有两面性。BAT强大的地方也是它脆弱的地方,所以就会创造新的机会,比如说最近携程出现的一些挑战。所以我感觉这是一个百花齐放,一起协作的时代,VC跟BAT投资的阶段不一样。BAT要投的公司一般都是从战略上去考虑,所以它一般不会投早期的轮次。

  同时,做的好的公司也不会让它们收购,所以BAT跟VC的交集并不多。对于VC来说,每年真正值得投的案子不多,也不都是BAT能碰得到的。

  黄佩华:我觉得VC跟腾讯是一种竞争与合作并存的关系。有些项目是我们先投,然后腾讯再进来,比如说摩拜;在后期,项目能得到腾讯的大力支持,这对我们来说是个好事。

  另外,这些巨头也给VC退出提供了一个很好的途径,就在今年,我们也有把之前投资过的公司股份转让给腾讯。

  启明今年也是个大丰收年,十个月就有七个IPO,所以我觉得说VC是二流投资机构的这种说法目前应该还不成立。

  翁放:相反,我觉得对于VC来说,现在是前所未有的好时光。这些巨头其实不会涉足到特别早期的投资,因为规模太小,对于他们来说资源调配不划算。而这是VC熟悉的阶段,VC可以先行进入,然后等到公司发展到一定阶段,大公司介入投资时,出于战略和业务的考虑,他们的挑剔程度一般会低于传统PE公司(传统PE公司一般会要求老股东不退出),所以对于VC来说退出套现会更容易。

  徐晨:VC永远是另类投资者,因为从资金量、VC的投资者、以及对VC本身的定位来说,就是为了补充主流投资的一种做法,当然在中国这点可能并不明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