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市公司新闻

同行业竞争难解难分 宏发新材高调举报天常股份

发布时间:2017-11-18 08:44:00 腾讯网链接:http://stock.qq.com/a/20171118/006989.htm

由于宏发新材的高调举报,天常股份IPO被迫按下暂停键。

11月13日晚,天常股份称,因出现媒体质疑事项,公司暂停原计划于11月14日进行的网上、网下申购。

公开资料显示,宏发新材与天常股份两家公司同位于江苏省常州市,二者主营业务相似,均为风力发电上游企业。其中,天常股份的主营业务为玻纤增强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为玻纤经编织物及风机叶片套裁布;而宏发新材主要从事高性能纤维多轴向增强材料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主要产品是玻璃纤维多轴向增强材料。

高调举报

天常股份于11月3日正式拿到证监会批文,11月8日完成初步询价。若一切正常,公司定于11月14日进行网上、网下申购。

但就在天常股份询价的当天,宏发新材在上海召开一场名为“诚信的名义”的新闻发布会,公布了向证监会实名举报天常股份存在关联交易输送利润、业绩造假和披露不实等问题的证据。

其中,在关联交易方面,宏发新材称,天常股份于2008年——2009年以严重低于市场行情的价格向二股东控制的江苏润源控股集团有限公司采购生产用经编设备,而低于市场价部分转化为润源控股实控人王占洪所持有的天常股份的股权,设备交易价格的不公允涉及利益输送,存在严重的虚增利润情况以及披露不实。

对于业绩造假,宏发新材则指出,天常股份在报告期内设备折旧单位成本较低,从而实现其招股书中所称的“毛利率显著高于同行业水平”。

此外,宏发新材还在发布会上透露,天常股份2017年上半年前十大客户的南通冻泰和美泽风电目前均已停产,公司存在用过延长信用期来换取业绩增长的情况。

根据双方披露的财务数据,2016年及2017年上半年,天常股份的营业收入分别为4.86亿元和2.29亿元,净利润为6452.66万元和2592.41万元;与之相对,宏发新材的同期营收分别为7.94亿元和5.35亿元,净利润则分别为6474.87万元和2549.14万元。

宏发新材董事会秘书、财务总监仇志平表示,举报天常股份的一大原因在于,天常股份在市场份额、营业收入不如己方的情况下,净利润数据却与宏发新材相差不大,这一情况使得宏发新材管理层遭受了大股东的质疑。

而在舆论的压力下,天常股份暂缓发行。对此,天常股份董事长、总经理陈美城作出回应称,宏发新材对天常股份IPO财务造假的质疑属于社会监督的一部分,对于宏发质疑的关联交易输送利润、客户停产业绩无保等均作出否认。公司与宏发新材的矛盾更多是沟通交流方面的问题,不存在本质的分歧和矛盾。

积怨由来已久

事实上,宏发新材与天常股份的积怨可谓是由来已久,两家公司相互之间的竞争也一直非常激烈。

据了解,宏发新材控股股东重庆国际曾长期为天常股份提供产品所需原材料无碱玻纤。在2014年及以前年度,天常股份向重庆国际采购无碱玻纤在30%左右,采购总量仅次于第一大原料供应商欧文斯科宁。

但由于2015年风电行业出现“抢装”行情,全行业生产、销售火爆,风电用无碱玻纤尤其是高模量无碱玻纤供应紧张,重庆国际为确保宏发新材的原材料供应、为帮助其提高市场份额,削减对天常股份的供货数量、提高供货门槛,并停止向天常股份供应市场紧缺的高模量无碱玻纤。

此举直接导致了天常股份随后的经营业绩出现大幅回落。其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16年营业收入与净利润分别下滑了20.07%、32.44%,扣费后净利润下滑近49%。

“由于2015年的抢装潮,透支2016年的份额,导致2016年的业绩出现较大的波动。但公司也在积极应对,包括压缩生产基地,控制人工成本,提高生产效率。后续公司会积极开拓国际市场。”对于2016年的业绩大幅下滑,陈美城这样回应。

而在吸取了此次教训之后,天常股份大幅缩减了从重庆国际的原材料采购。记者根据天常股份招股书披露得知,目前其从重庆国际的采购金额已经为零。

有业内人士分析,天常股份将重庆国际从采购商中剔除,势必会导致重庆国际的利益受到损失,而作为宏发新材大股东的重庆国际而言,肯定不愿意看见天常股份对宏发新材形成新的竞争压力。

不过,在陈美城看来,公司与宏发新材的矛盾更多是沟通交流方面的问题,两家公司不存在本质的分歧和矛盾。其称,到目前为止,公司并未与宏发新材有所沟通,也并不知晓宏发新材大股东重庆国际是否知晓举报事宜。

谁都担心掉队

相较于天常股份,宏发新材可谓更早接触到资本市场。据悉,宏发新材曾于2011年9月申报过IPO材料,并完成了4轮反馈,但因下游风电行业在2012年出现断崖式下跌,导致宏发新材业绩不再符合发行条件,最终,宏发新材于2012年撤回了IPO申请材料,转而在2015年10月挂牌新三板。

不过,宏发新材在转战新三板后的成绩并理想。记者注意到,其在挂牌后的交易数据显示依然为零。也就是说,公司在挂牌两年来的时间里,并未在新三板融到任何资金,反倒成为了一只不折不扣的“僵尸股”。接近宏发新材的内部人士告诉记者,公司也在一直在努力争取融资,但效果不好。很显然,这种情况无论对于公司的管理层还是股东来说都无法接受的。去年4月8日,宏发新材也递交了IPO辅导备案登记材料,目前其正接受天风证券辅导。

而反观天常股份,其IPO步伐却是越来越快。天常股份披露的招股意向书显示,公司拟发行不超过3000万股股票,募集资金投向年产4.6万吨产业用多维多向整体编织复合材料织物项目、玻璃钢管道及配套管件项目和研发中心项目。此举意味着,天常股份IPO一旦达成,将直接拉开与宏发新材的差距。

“举报拟IPO企业造假在市场屡见不鲜,但以发布会形式高调传播的却不多见。何况在今年4月天常股份刚刚预披露了招股说明书不久之后,宏发新材就对其进行过一次网上举报。这里面的主要原因可能还是未来的市场之争。”北京一家投行人士对记者分析,对于这两家企业来讲,谁都担心掉队。毕竟哪一家企业先上市的话,都将获得更多的资金充实主营业务发展,从而对另一家公司的经营能力产生较大的冲击。

就目前来看,天常股份在IPO企业监管风口收紧之时遭到举报,这或将对其后续发行产生不利。记者致电江苏证监局询问有关情况,一位内部人士指出,对于两家公司而言都是损失,目前各方正在尽可能地解决好两家公司的矛盾,减少负面影响。

一位接近监管层的内部人士对记者表示,监管层对该事件比较重视,尤其是近段时间以来,IPO审核从严的趋势明显,监管层对于拟上市公司的审核把关要求进一步收紧,在此前提下,天常股份被叫停,主要是因为其中涉及举报的敏感问题触碰到近期IPO审核的规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