沪深上市公司

金亚科技财务造假将迎顶格处罚与高额索赔

发布时间:2017-11-18 07:34:24 凤凰网链接:http://finance.ifeng.com/a/20171118/15801240_0.shtml

历时两年多的立案调查,证监会在本周向金亚科技下发了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此案的细节也随之浮出水面。通过“两套账”和集体作案,金亚科技2014年实现了公司扭亏。在对信息披露、董监高履职要求严格的A股市场,上市公司当年年报虚增了超过8000万元的利润总额和2亿元银行存款,同时还虚列逾3亿元预付工程款。其财务造假情节和手法,令市场为之震惊。

目前,证监会已给予金亚科技及相关当事人顶格处罚;而由于违法情节严重,还拟对公司实际控制人及时任董事长周旭辉处于终身证券市场禁入的处罚,时任财务负责人及高管等也被处于不同年限的禁入。

另一方面,民事索赔也已启动。根据成都中院的庭审公告,涉及金亚科技虚假陈述纠纷的首批案件,将在下月初开庭审理。律师预计,金亚科技一案将会是近几年来的又一起高额索赔案,目前仅开庭审理案件就涉及超过千万元的索赔。而与不断增加的索赔规模形成对比的是,截至目前,金亚科技并未对诉讼相关情况进行披露。对比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第一财经就当前诉讼的最新进展、索赔金额是否达到重大诉讼的披露标准等问题,向公司方面进行求证。截至发稿,并未得到公司的具体回应,仅表示以后续公告内容为准。

集体作假“两套账”

2013年,金亚科技大幅亏损,扭亏成了次年公司的首要目标。时任董事长周旭辉更在2014年年初就定下来3000万元的年利润目标。

然而,为外人所不知的是,与利润目标一起明确的还有公司的会计核算形式。在金亚科技的会计核算中,设置了006和003两个账套。003账套核算的数据用于内部管理,以真实发生的业务为依据进行记账;而006账套核算的数据则用于对外披露,伪造的财务数据都记录于006账套。

在2014年每个季末,金亚科技的时任财务负责人(2014年6月20日之前是张法德,之后变更为丁勇和)都会向周旭辉报送两个数据。其一是真实利润数据,其二就是按照年初确定的年度利润目标分解的季度利润数据。最后,周旭辉亲自确定当季度对外披露的利润数据,财务负责人再将这个数据告诉财务部工作人员,要求后者按照这个数据来做账。

通过虚增收入、成本,配套虚增存货、往来款和银行存款等方式,金亚科技把每个季度的利润数据分解到月,再相应地记入每个月的账中。据告知书统计,参与伪造财务数据的人员包括周旭辉、张法德、丁勇和等共计8人。

2015年4月1日,依据“两套账”中006账套的核算数据,金亚科技对外披露了公司的2014年年报。正是在这份年报中,上市公司虚增了超过8000万元的利润总额和2亿元银行存款,同时还虚列逾3亿元预付工程款。其财务造假情节令市场震惊。

经核实,通过虚构客户、伪造合同、伪造银行单据、伪造材料产品收发记录、隐瞒费用支出等方式,金亚科技2014年年报合并财务报表共虚增营业收入7363.51万元,虚增营业成本1925.33万元,少计销售费用368.5万元、管理费用132.08万元、财务费用795.3万元、营业外收支1315.49万元。这致使当年年报虚增利润总额8049.55万元,占当期披露的利润总额的比例为335.14%。金亚科技也因此由亏损变为盈利。

当年年报中的银行存款一项,也被动了手脚。2014年末,金亚科技中国工商银行成都高新西部园区支行账户银行日记账余额为2.19亿元,银行流水余额为138.94万元。告知书称,上述账户虚增银行存款2.18亿元,占当期披露的资产总额的比例为16.46%。

同时,2014年年报中还虚列预付宏山公司3.1亿元工程款。公司甚至还为此制作了假的建设工程合同,填制了虚假银行付款单据3.1亿元,减少银行存款3.1亿元,同时增加3.1亿元预付工程款。

基于上述财务造假事实,证监会认定,金亚科技披露的2014年年度报告虚假记载的行为,构成信息披露违法违规。对金亚科技给予警告和60万元罚款。

而从此次证监会对周旭辉及相关人员的处罚来看,从严整治之意明显。根据上述违法行为的事实、性质、情节与社会危害程度,证监会拟对周旭辉、两名财务负责人警告和分别30万罚款,相关涉案的董高监也分别处于警告和不同金额罚款。但考虑到周旭辉作为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指使他人从事上述违法行为;且作为上市公司违法行为直接负责主管人员,违法情节特别严重,证监会决定给予周旭辉90万元罚款,并拟对其采取终身证券市场禁入措施。

两名财务负责人也是如此,作为公司违法行为的其他直接责任人,违法情节严重,证监会拟对他们分别采取10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另还对时任董事总经理及一董事拟分别采取5年证券市场禁入措施。值得注意的是,最终的处罚结果,还将视上述当事人的陈述、申辩及听证等情况,由证监会出具正式的行政处罚决定和市场禁入决定来确定。

高额索赔来袭

历时两年多,金亚科技信披违法违规一案最终落定。而早在2015年6月金亚科技及周旭辉被立案调查之后,投资者维权索赔已经开始,目前涉及索赔金额已过千万元。首批案件将在12月初,在成都市中院集中开庭审理。

“我们收到成都中院通知,12月5日首批案件开庭。在开庭前夕,证监会作出处罚事先告知,这对股民维权来说,提供了关键证据,是重大利好。” 浙江裕丰律师事务所律师厉健向第一财经表示,根据处罚事先告知内容,金亚科技违法情节非常严重,60万元顶格处罚根本不足以有效惩戒,股民依法索赔才是硬道理。其目前已经起诉了十几批案件,还在继续接受股民委托。

厉健回顾称,这几年索赔规模最大的虚假陈述案件是佛山照明信披违法违规案,不完全统计,前后有2749人起诉索赔3.85亿元,经法院判决获赔约1.8亿元。此外,近900余股民起诉海润光伏、要求索赔1.7亿元也是近几年索赔金额较高的案件。还有律师总结称,南纺股份、汉王科技、海润光伏等案件涉及的索赔金额也较高。

经查阅成都市中院的庭审公告,仅在12月4日和5日,就有数十起涉及金亚科技及周旭辉的案件先后开庭,案由都是证券虚假陈述责任纠纷。

上海明伦律师事务所律师王智斌介绍,金亚科技从第一批立案至今,已经将近2年时间,期间经历了金亚科技管辖权异议、一审法院驳回、金亚科技上诉、二审法院再驳回的曲折。上市公司此前也表达过调解的意向,但截至目前仍没有拿出调解方案。目前,本案确定由成都市中级人民法院管辖,案件将在12月初陆续开庭。仅从其代理的案件情况来看,这次开庭所涉及索赔金额超过1500万。考虑其接受的未开庭、未立案的委托,最终索赔金额总计可能会达数千万。

其他多名律师在接受采访时也反馈,目前代理的投资者维权所涉及索赔金额案件,最终均可能超过千万元,且维权人数还在快速增加。“根据公司当时股东人数、股价走势,参考同类案件索赔规模,金亚科技案会是这几年来又一起高额索赔案。”有律师预计道。

信披存疑

历时两年多的立案调查落地,但在处罚告知书披露后,金亚科技却迎来了涨停。

因为存在拟披露的重大事项,金亚科技自11月13日开市起停牌。当天晚间,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告知书披露,次日,公司股票复牌。但就在14日,金亚科技却以涨停价开盘,报收6.74元/股,较前一交易日上涨3.69%。全天合计成交2451.37万股,较前五个交易日均值增长520%;成交金额1.71亿元,较前五个交易日均值增长558%。

而在11月15日,金亚科技再以涨停收市。从当天的龙虎榜数据来看,买卖金额的前五大均为营业部席位。其中,买入金额最高为华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都南一环路第二证券营业部,当天买入954.43万元,占总成交额3.79%;但同天该席位还卖出308.16万元,占总成交额1.22%。卖出金额最高为中信建投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成都马家花园证券营业部,当天卖出737.83万元,占总成交额2.93%;同天该席位还买入253.03万元,占总成交额达1%。

这一异动,已经引发交易所的关注。11月16日晚,深交所下发问询函,要求公司核实并说明基本面是否存在重大变化,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是否买卖公司股票,以及近期接待投资者和机构调研的相关情况。此外,交易所还要求公司披露,目前及未来三个月内,公司、控股股东和实际控制人是否存在处于筹划阶段的重大事项;同时说明相关事项是否存在内幕信息泄漏情形等。目前,金亚科技已自16日起停牌核查。

而除了股价异动之外,另一个值得关注的问题是,截至目前的诉讼相关情况是否已达到信披标准,金亚科技是否涉嫌重大诉讼未披露。

根据创业板股票上市规则11.1.1条的规定,上市公司发生的重大诉讼、仲裁事项涉及金额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绝对值10%以上,且绝对金额超过500万元的,应当及时披露。根据金亚科技2016年年报数据显示,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净资产总额为34988万元。按此推算,对应披露标准约为3500万元左右。

有律师对此表示,重大诉讼是否需要披露,要看截至目前法院受理案件所涉及的索赔总金额;初步估计,目前由法院受理的索赔人数及金额已经达到披露标准,但最终的确定数据“只有公司自己知道”。同时,还存在法院暂缓送达诉讼文件等可能。第一财经对此采访金亚科技方面,其证券部人士回应称,诉讼与信披相关情况以后续公司的公告内容为主。